古典书斋 > 玄学五术 > 灵宝归空诀 > 灵宝归空诀

灵宝归空诀 灵宝归空诀

听书 - 灵宝归空诀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经名:灵宝归空诀。原题原阳子赵宜真,编述。一卷。底本出处:《正统道藏》洞玄部方法类。

灵宝归空诀

崇文广道纯德法师教门高士原阳子赵宜真编述

歌括

胎圆神化英雄汉,脱体自由无忌惮。

学人精进了无生,行时点检休撩乱。

上士丹成道备,来去自由,我命在我,不在天矣。中士而下,虽能进道,当归空之际,必先觉察,不至昏迷。

顶门天鼓若雷轰,此是天崩地陷声。

三声二声三二载,一声一载也须行。

岁除夜或每夜半,静坐摄念,观顶门谓之大明关。忽闻声如脑裂,历历然,如霹雳状,计其声数,以定年限。

掩耳指击楼头鼓,恰似钟声三载数。

磬声一载蝉百日,蚯蚓七日身当故。

岁除夜或每夜半,两手掩两耳,以二指於脑后击三十六下,如鼓声则安乐,如钟磬、蚯蚓、蝉声,则知归期远近。

楼头天鼓俱不呜,天柱昆仑亦已倾。

灯前额问看臂大,叩齿无声总去程。

楼头鼓即脑后,天鼓即顶门,天柱倾即头颈弱不能举,一曰昆仑倒,又曰须弥倒。每夜灯前竖起左手,按自己额间,看臂小则吉,大则凶。前齿为法鼓,叩之不呜,皆是去证。

暗中挑眼亏光耀,耳前脉住收竿钓。

曹溪水竭华池乾,拜灯失影皆归兆。

夜半於极暗处,以手指挑眼,上下无光,谓之日月无光,是归侯。太阳耳前脉不动,谓之钓客罢竿,是一日候。舌下大牙龈后为华池,闭。津液乾师,谓之曹溪水竭,是七日候。夜半焚香,点灯礼拜,回顾身后左右全无影,谓之影不随形,是此日候。

左肾入腹在明朝,右入复来待七宵。

临行又入紧击住,遗骸不死魂神超。

外肾子左曰阴母,右曰阳公。左入小腹去复来,则是二朝,或对周,一日候。右入小腹去腹来,则是七日侯。左右俱入,则半日身亡。临行又复入,谓之阴阳催促,又曰盘岩。当以绢带或绵绳,紧系住於腿上,不令入腹,令尸不死。五脏中动,便是归寂之时,其时性从足下而生,从顶门而起,即动尸,则正心望天门去。

便尿之际连双肾,缩痛如锥不堪忍。

男左女右脚刺疼,半日去程心按紧。

双肾名玉女画娥眉,当便尿之时,其肾缩,刺痛不可忍,谓之地狱关动於忽然。男左女右脚刺痛,谓之命门绝,皆当正坐,把定精神,牢捉心印,不可放逸。以手紧紧按心,勿令昏乱,良久痛止,即半日去也。

徧体如同走蝼蚁,忽然又似一蛇游。

频来报应到心上,骨节皆疼世事休。

偏身或脚板,如有皑子走,或如蛇行,行到心中,即骨节疼致昏闷。如此三五回,谓之诸欲离身,又曰诸神不在,定是不祥。须要凝神定心,或一念差错,即堕业道,不可不谨。

点检烧香当夜静,有三两件归空证。

桃汤沐浴便更衣,一盏白茶还静定。

遇夜洗手、洗漱、衣冠毕,烧夜香依前,逐一点检,如有三两件。报应之时,便沐浴更衣入室,静坐吃白茶,或净水。又有何境象可去,则去未可去,再吃净水一二口,又定了。

诸般人物境象来,引归业道受输回。

坚持心印休贪着,斧劈母惧母嫌猜。

临命终时,眼化为无名鬼,耳化为阿谁鬼,鼻化为死树鬼,舌化为快军鬼,身化为思惟鬼,心化为雌雄鬼。一切鬼神尽从心起,即非外来,先须识破。

逢诸色佛、菩萨、师儒等,或队仗迎引,皆是天魔外道境。逢冤家眷属,或黄赤白路,亦是业道魔境。逢灯光处,是内魔眷属。逢旷野处,是人间胎卯。逢亲戚姊妹,是入轮回胎无胎入野。逢簥笔黑白车,是牛马等胎。逢殿宇,是猪羊胎。逢黄衣白服,是猫犬胎。逢黄旛豹尾,是走兽胎。逢象,是狐胎。逢吹箫处,是蚯蚓蝉类胎。逢鼓乐处,是乌雀虫蚁胎。逢花街柳巷,是蛇胎。逢市井关阓人物往来之地,或黑白青紫,并是畜生道。逢酒肉饮食之类,是饿鬼道。闻妙香,是天人胎。逢父母眷属处,是六欲天发做里社庙神。逢金甲神人教请,是人天大福血食神。

如前诸色神人境物,并是自家神识诱引外魔,即非正道,不得乱舍去来,不怕不嫌,不取不爱,若差一念,便落他胎。气断之际,或如斧劈也,莫惊恐。正昏默时,不得逃窜,务要牢捉心印,如如不动,良久自定。

只见雷火电光路,日光毫光千丈度。

将身猛去不动心,即证人天归净土。

唯此四境可行,必归善道。

逢着阴人过茶汤,迷魂之药不可尝。

此境若还牢记得,能通宿命永无忘。

逢妇人过茶汤,或施或卖,若受而食之,便堕恶道,次定不食而窃倾弃之,则当来通宿命矣。

四辈高人学仙佛,迅速无常莫轻忽。

轮回百劫万苦辛,六贼三尸恣颠路。

四辈者,谓道教中有出家男宫道士,有出家女官道士,有在家男官道士,有在家女官道士。释教中,则出家者男日比丘,女曰比丘尼,在家者男曰优婆塞,女曰优婆夷。昔天尊世尊说法时,会中皆有此四辈人听法也。无常者,谓幻假色身,未免败坏不长久也。六贼,即六欲之谓也。真性如如,非动非静,感物而应。在眼根能视,则责欲色尘。在耳根能听,则贪欲声尘。在鼻根能嗅,则贪欲香尘。在舌根能言能食,则贪欲滋味。在身根能运动,则贪欲非为,在意根能出谋应事,则贪欲颠倒梦想。如是六尘,既入於六根,六欲因之而炽盛,障迷自性,故以贼名。情欲盛,则精魄结而为三尸虫,致人贪爱无厌,颠倒梦想,流浪死生,展转轮回,受诸苦恼,无有已时。

直须勇猛赛关张,不动干戈已伏降。四海清平归有道,听命无生大法王。

自性法身,本无生灭。迎之不见其首,随之不见其后。辉今耀古,卓然独存。唯其汩於根尘,引入诸趣,迷惑本来。若能奋勇猛大智慧力,勘破根尘,则情欲顿消,法身自见。从他四大败坏,於我了不相干,此所谓无生大法王也。

后序

夫人生受形,既有成住,不免坏空,百岁光阴,过眼如梦,命终之际,情识昏迷,则随其业习,沦入诸趣,无有出期。此所谓无常迅速,生死事大,而归空之法,有自来矣。恪传以为达摩禅师之作,予观其文义,讹舛不伦,不类大乘菩萨语句,况达摩西来不立文字,得非后人所撰,假大名以取信乎?今因旧本,参以异闻,正误删繁,序为七言歌括一篇,凡十四章,章四句,以便记忆,仍就每章附注,务得其详。有缘遇者,宝而秘之,毋成轻泄。急宜猛省,识破幼缘,对境忘境,广行方便,多种善根。於十二时中,四威仪内,坚持戒定,勿助勿忘,真积力行,则本来慧性一旦开明,直下承当,自作主宰,时节到来,把定玄关,验其消息,撒乎便行,斯乃大丈夫能事,而归空之法,不为无所济矣。抑尝见仙佛中或有不幸者,如景纯郭真人,既悟真常之道,而不免枉遭刑戮,直道中义,竟以凶终。大慧禅师,既明正法眼藏,而不免疽发於背,洞见五脏,竟以苦终。人海中或有侥幸者,愚夫愚妇,汩没尘劳,素无修习,而能先知去候,脱然令终。是皆宿令定业,各随缘分顺偿。凡俗罔知,宁不以彼此令终凶终为口实,而窃议之,多见其不智。须知明眼高人,性天已彻,纵遇风刀常坦坦,假饶毒药也。闲闲自性,法身逍遥世外。设或尘情未涤,道眼未明,运应灭时,还如梦中,不知是梦,难忘熟境,随顺冥行,毕竟迷悟,不同圣凡有间。惟学仙学佛四辈高人,抚幻景之倏迁,脱苦轮之未易,回头在早,觉岸同登,不亦善哉。是故为之序,并说偈曰:

生死无常本不干,只因贪着致多端。归空有法原非法,日向东西一样团。

灵宝归空诀竟

play
next
close
Top